首页 >> 民生呼声

志愿者別逞強救災不一定在現場

民生呼声  2019-11-16 07:37 字号: 大 中 小

  志愿者,别逞强救灾不一定在现场

  原题【志愿者,别逞强救灾不一定在现场】

  鲁甸县发生地震后,众多民间公益机构、救援队伍奔赴灾区,大批志愿者也纷纷涌入,他们中,多数人并未受过专业训练,由此带来的诸多问题也引发了思考

  但另一方面,超过70个民间组织在前线开展救援,却彰显出专业志愿者的匮乏一面是非专业志愿者的大量涌入,一面是专业志愿者的匮乏,那么,志愿者该如何参与救灾?公益人士认为,热情值得肯定,但是希望志愿者理性参与,救灾不一定在现场

  政府发文提醒志愿者勿入灾区

  从汶川、玉树到芦山、鲁甸地震,作为蓝天救援队外联部部长,王英颉一次又一次无奈地面对着志愿者无序涌入

  王英颉认为志愿者有参与热情是个好现象,但是非专业志愿者无序涌入所带来的问题也不容忽视这些志愿者只背一个小包,带够两三天的方便面,单枪匹马来到灾区,没有任何的救援工具即使有志愿者带了手电帐篷

  ,因缺少专业技能,他甚至连自身安全都无法保障,王英颉补充

  民政部5日发布公告,鉴于目前灾区尚处于紧急救援阶段,且交通、通信、住宿条件不便,加之余震不断,建议非专业救援的社会组织和志愿者在现阶段不要自行前往灾区

  对此,蓝豹救援队志愿者江旭辉十分认同,她觉得志愿者服务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作体系,每个人应各司其职,不能逞强

  不建议非专业的救援人员盲目赶去灾区,有时候反而会添乱后方的支持、协调工作同样重要比如灾区堰塞湖周边需要净水器,前方志愿者及时传达给后方,后方志愿者即可做好准备,或采购或爱心企业捐赠,这种信息的传递也非常重要江旭辉说

  灾区救援切忌单打独斗

  和川公益发展中心理事长贺永强参与近6年的8次地震紧急救援行动他对此次地震中对志愿者理性进入的宣传和引导表示认同

  王英颉也表示,云南政府应急预案成熟,懂得和民间配合,做起来非常高效以前民间和政府、部队是各干各的,这次完全不同,他们经历多次灾难也非常成熟,知道如何协助民间救援队搜救

  对灾区各阶段志愿者的需求,贺永强进一步说,在紧急救援阶段,至少三天内,只能是专业救援志愿者开展搜救工作;在过度安置阶段,如果普通志愿者想参与可以提前联系公益组织,协助做物资搬运和发放等事情,这个阶段仍需要专业志愿者和社工,进行心理干预和治疗、开展垃圾处理、防疫等工作;灾后重建阶段,对于志愿者则有更高要求,需要扎根社区并且开展长期社区服务

  贺永强说,志愿者的热情值得肯定,但是应该理性参与,救灾不一定在现场他建议志愿者可以事先询问下哪些公益组织需要志愿者,自己能不能去做这样既找到组织,又找到进入灾区的渠道

  专业救援力量匮乏缘于缺乏支持

  鲁甸地震中,蓝天救援队和中国扶贫基金会开展合作,为基金会的救灾和安置阶段采集数据,基金会也会给5万块钱左右用于救援支出这点钱远远不够维持救援队在灾区的活动王英颉算了一笔账,蓝天救援队共派出32支队伍241人,50辆车在灾区开展救援,平均一个人的成本要1.2万至2万元,这几乎全是队员自掏腰包

  资金的缺乏也导致救援的捉襟见肘,这几天,蓝天救援队在堰塞湖上作业时,需要冲锋舟,而一支冲锋舟要3万元钱,我们曾向公益组织申请,也向公众募过款,但没有效果,基金会的捐款全部定向用于灾民安置,没有用在救援队的费用

  此外,队员们基本安全保障严重缺失,国内的保险公司甚至拒绝卖保险给他们,王英颉坦言,最害怕队员出现意外因此,救援不能冒进

  贺永强解释,在国内,志愿者的保障和支持,从立法和政策方面,都是空白和缺失的政府应在平时的灾难预案中,把民间力量当成重要组成部分放进去当灾害发生时,主动和民间救援力量建立合作,以提供相应支持

  专业志愿者面临后继无人

  王英颉介绍,西方国家的公民救灾意识都很强,没有专业技能不会去灾区,如水上救援一定要具备相应资格,如果没有却参与救人,可能被起诉

  而专业救援队经过认证具备一定资质,当某区域发生事故后,政府的接警中心就会主动联系救援队出警,他们只要一出队,政府对他们就有一个工资标准,他们救援回来是有收入的

  民众安全队是香港著名的民间救援队,也是保安局下的辅助制服部队政府每年为民安队拨款7000万港币,平时志愿者轮流值班,不领薪酬只拿补助,原雇工单位不扣工资,这些条文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

  在澳大利亚,各类应急救援机构中主要是成千上万训练有素的志愿者,他们掌握各种救援技能,取得全国通行的资质,政府应急管理机构还为志愿者提供必要的救援装备

  专业救援培养希望在民间

  在中国扶贫基金会紧急救援部主任王鹏看来,地震发生后,最重要的是震区百姓的自救和互救,你具备一定的减防灾知识,这远比救援人员千里迢迢赶过去救助要有效得多

  因此他认为,做好减防灾知识普及,加强城市、农村、学校的减防灾知识和技能的培训,这才是长久之计

  而对个人志愿者的救灾热情,贺永强认为,需要保护和科学的引导

  从情感到行动需要一个过程如没这些冲动型志愿者参与,怎么可能从一颗种子变成大树,贺永强说,这一定是来源于参与的土壤

  王英颉也表示,民间救援队很多队员都是从冲动的志愿者过渡来而来,他们到灾区亲身感受后,发现有序和有技能救灾是最需要的只要有效地引导和分流,他们就会从无序的志愿者转化成专业的后备力量

  京华时报李晋任珊

三岁小孩脾虚如何调理
小孩子老是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宝宝发烧不退怎么办
推荐资讯